孤旅心痕——关于刘一原的画 
在我看来,刘一原注定是一个孤独的行旅者,因为他至今仍然深信人类感情是艺术的永恒主题,对崇高的感情、高尚的人格充满崇敬之心,并且殚精竭虑寻求个性化的艺术样式,企求在表现情感生活的艺术升华中获得对个体生命的超越。
但是刘一原在经历了数十年人生悲欢之后,坚定地选择了自己的艺术道路,并且独立远行,至今不悔。
我想刘一原大概是通过绘画来寻求生活中的快乐,以此拒绝现实社会中迫使人碌碌营利的世俗压力。在他的作品中,我们可以看到历时数月、重复叠加的色痕墨迹,这既是他笔随意行、心手相应,人与画不断对话的结果,也是他的心绪流淌、思接千载的心路之痕。
刘一原作品中的粉色远用,既是对水墨的破坏,同时也是对画面的破坏,就在这种破坏中,新的画面结构逐渐地显现出来。刘一原充满激情的用笔与色粉,具有很强的远动感,这是传统中国绘画所缺乏的。在这种情感冲动下的笔墨运动中,形象的外轮廓在空间中逐渐消融,失去其立体性和重力性,成为大自然的符号。线条不断地自我增值,在颤动中相互跟随,形象在解构中转换为表达画家心绪的媒介,最终作为画家思想与情感运动的痕迹驻留于画面。
在这种破坏与重建之间,存在着许多非此非彼的形态,激动人心的痕迹蕴藏在众多的笔墨色层之中,它们本身已成为画家个人化的艺术语汇,成为映射画家心路历程的“精神独白”,其中存在着表达现代人情感的多种可能性。
不可否认,这对我们的欣赏是一种挑战。情感表达的可能性,只是建立了一个欣赏的框架,我们必须调动自己的文化底蕴,积极地进入这一艺术的世界。这时,对于传统笔墨的审美趣味就必须加以反思和悬置,从而拓展我们对中国画的新的体验,进入到符号地带的旅行。
如果说,刘一原的创作在90年代初还保留着大自然的物象,那么,在近年来的作品中,这种自然的意象已经日趋简化,更加接近于符号化的“心象”。我认为刘一原的作品已经逐步脱离了中国传统的“山水画”概念,正在作为一种“心象风景”进入当代人的视野。他对于生态环境的关注,已不再是古典的天人合一的文人静观,而是在画面的冲突中寻求新的和谐,在遮蔽的风景中敞开人的内心,这是一个画家以个性的方式观察世界的结果。我们在他笔下的混沌世界中,回溯到自然的本原,从中领悟宇宙的永恒秩序,触摸自己的心灵深处。
——摘自殷双喜:“孤旅心痕——关于刘一原的画”(《二十世纪末中国现代水墨艺术走势·3》)

刘一原工作室版权鄂ICP备08101027号 电邮:axxfj@163.com 地址:武汉小东门湖北美术学院 网站主持:丹枫 邮编:430060 艺术监制:黄志 乔咏后台管理技术:太极   返回顶部 

访问次数:2356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