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尽黄沙——形式分析与刘一原的抽象水墨
在一个画家由具象走向抽象的过程中,其精神内涵总是由两部分构成。作为显性的部分是直接体现在画面上的视觉关系,点、线、面的构成及艺术家的气质、素养和情绪在水墨语言上的凝结;作为隐性的部分则是具象作品中的精神指向在抽象形式上的积淀,也就是说,对任何一个从具象走向抽象的画家而言,其具象阶段是其抽象作品的“预成图式”。刘一原的出发点是“立足语言的创意,打破我原有画法中那些维护具象的东西。”在分析刘一原作品语言形态时,显然不能回避他的具象作品,亦即他倾半生精力所从事的山水画创作。同时还有一个基本的假设,如果没有他在前期的艺术成就,他是否可能创造出纯碎的形式。
“预成图式”作为一个理论概念来自贡布里希的美术史观点,简单的含义是指在再现艺术家创作的任何艺术形象都在潜意识中受前在图式的支配,即他在成为艺术家之前,集体无意识也以各种方式把传统的图式输入到他意识之中,这些图式成为一些潜在的规范支配他日后的艺术行为。用预成图式来谈刘一原的画当然是一种借用,即指刘一原的山水画风格已经在形成上奠定了其抽象构成的基础,尽管他力求破坏原有的具象成分,但恰恰是这些具象的成分规定了他“语言创意”的走向,而且这也成为他与其他进行抽象水墨实验的画家的重要区别和风格特征。
刘一原他始终没有摆脱自然母题,即使白粉运作获得了某种自由后,也一方面受着前在的(具象)图像的牵制,另一方面又不断超越形式,为形式注入精神的活力。
这种倾向体现在他的《遮蔽的风景》系列中,无意识泼撒或流淌的粉色与方格式的几何形不仅在画面上构成新的视觉结构,同时也被赋予了象征的意义,即分别作为自然与都市、感性与理性的符号。这种极为隐晦的含义是通过标题暗示出来的,更重要的意义还在于通过自然与现实观念的参与,使形式本身产生了更丰富的变化。而且在这种视觉关系中,才真正使刘一原远离了他在前期水墨画中的山水意象,但山水画中的精神仍然保留在这种纯形式的结构中,也正是人对当代文化的困惑中使他感到对那种精神的忧虑和怀想。这也说明:“预成图式”在更深的层次对他发生着影响。
——摘自易英:“淘尽黄沙——形式分析与刘一原的抽象水墨”(《美术研究》1997年第四期)

刘一原工作室版权鄂ICP备08101027号 电邮:axxfj@163.com 地址:武汉小东门湖北美术学院 网站主持:丹枫 邮编:430060 艺术监制:黄志 乔咏后台管理技术:太极   返回顶部 

访问次数:2356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