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粉带来的契机

七年前(1986)的一天,在画一幅作品时,我蘸上了一笔厚厚的白粉狠狠地涂上去(白粉颜料产生的跳动,闪烁的感觉涂,太妙了)——顿时,我被这偶发的特殊效果激动了——这不正是我一直寻求的东西吗?!于是我抓住白粉带来的契机,画了一系列作品。即使发挥得很好的笔墨也用白粉破坏而重建,每幅画都如此,这种强制性的介入塑造了我的风格也塑造了艺术语言本身。
粉和墨是中国画中水火不容的两种性质的媒介,历来画家最忌在水墨上用粉,怕粉伤了墨气,沾污了水墨的高雅、纯洁,而粉的应用只是当作调色的一种“添加剂”而已。
把白粉作为独立的手段,在水墨上发挥独立的作用,可以说是前所未有的。白粉给古老的水墨带来了破坏,同时也注入了生机。凡作开拓,不破不立,有大破才有大立。
传统的用粉是调和、交融式的,我用粉则是覆盖、分离性的。正因为如此,它的破坏性才大并具备重构功能,而重构就是在破坏的过程中同时建立新的秩序。
白粉挥写所产生的笔痕、肌理的视觉效果与水墨的笔痕、工艺制作的肌理效果迥然不同,前者的笔痕凸现、干涩,更能展现反复运作的痕迹;其肌理所传达的意味具有特技所无法具有的精神内涵。
粉的浓厚、混稠奇妙地映衬出墨的淋漓、透彻,它与水墨的交织、碰撞、冲突,丰富了水墨画的表现,其新媒介的审美价值是不难论证的,重要的是白粉给当下泛滥成灾的水墨起了决堤开河的作用,并创造了一批新的审美观众。
白粉在我的作品中不是代表光,也不是代表色,而是一种氛围,一种意味。它不只是水墨的变奏,而是正在深化与扩大的一种新的艺术语汇。当然要使这一语汇完全成熟还有待进一步的实验、探索。
(广东《美术家》1993年第二期)

刘一原工作室版权鄂ICP备08101027号 电邮:axxfj@163.com 地址:武汉小东门湖北美术学院 网站主持:丹枫 邮编:430060 艺术监制:黄志 乔咏后台管理技术:太极   返回顶部 

访问次数:235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