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教学中的基本观点

    中国画是一门古老的传统艺术,其教学方式一直是“师傅带徒弟”的性质,即是现在的学院教学模式,也依然是陈旧的、保守的,它已适应不了当今时代的发展,因此中国画教学“与时俱进”显得尤为重要。教学改革涉及教学大纲的修订,涉及教师的教学观念、知识结构的更新,这需要一个探索、实践过程。笔者仅就教学中摆在眼前的一些问题,谈谈自己的基本观点.

一 对待专业的质疑
⒈ 现在, 对中国画没有好印象。那些充塞画廊、市场的商业性的国画,.那些报刊上任意鼓吹的粗俗作品都影响着中国画的声誉和形象,以为中国画就是这般模样。中国画无高贵可言:人人都能画,个个是大师,张张都一样,任意涂抹,“得来全不费功夫”。难怪有学生说:“学国画,没意思”。也有的认为:“学国画挺赚钱”。面对这种现实,我常常犯愁:如何向学生解说?我想,中国画本来就是一门学问,教学的立足点应站在人类文化的层面上,站在学科研究的位子上,让学生了解中国画是世界艺术中的一部分,她有着深厚的历史渊源和独特完备的美学体系,任何其它艺术都代替不了她。教学生认识中国画在艺术史上的价值和地位,认识她的美学价值,并指出中国画现状中所存在的问题——这样,学生才会有一个全面、客观的认识,从而看清学习本专业的目的和意义。
⒉ 当代艺术已进入到“装置”、“行为”、“媒体”的表现层面上,而中国画却仍在纸上做个人文章,是否具有时代意义?在教学中遇上这个问题不容回避。我对这个问题是这样看的:其一,当代艺术以前卫的方式揭示社会问题及世界关注的问题具有新奇、强烈的效果,给人以震撼,以思考,这只是当今艺术表现中的一个方面。而作为最富有诗意、最含有灵性,最贴近人情味的中国画艺术却恰好弥补了当代人在困惑、焦虑、失落、日益异化的环境中所渴望的一种真诚与美好,一种人文关怀,一种崇尚自然、净化心灵的艺术。当代人需要批判精神,需要宣泄,也需要爱抚与慰藉。需要多种艺术表现共存。其二,中国水墨画在美术领域中是大型画种,有深厚的根基与众多的观众。他在世界艺术花园中不是小花而是奇葩。在作东西文化艺术比较研究时,中国水墨画必然是重要的研究对象。何况中国画正在当代中变革,在当代伸延,她的意义只是体现在不同的方面。
⒊ 有的学生问:“在电脑万能的时代,国画会不会淘汰?”我的回答是:不会,与心灵相连的绘画艺术都不会。事实上电脑代替不了人脑,电脑本是人脑设计出来的,即使电脑掌握了人的一切技艺,那么人在绘画创作过程中与媒材的触摸感,线条、色彩的运作所产生的直接性、随机性、亲和感以及绘画动作的速度、节奏带来的愉快是电脑所不能给予的。之所以高科技发达的西方,人们仍要到音乐厅去欣赏音乐,因为那里的感觉与数码视屏、数码音响的感觉不一样,那是身临其境的,原汁原味的。我深信,科技发展再快,“金色大厅”的音乐也不会衰败,除非人也变成了机器。

二 对待传统
只要我们走进博物馆或翻看历代绘画集,我们便立即沉醉于那些高妙绝伦、百读不厌的古代经典中,即使是艺术成就斐然的一代大家走在传统绘画的长廊中也会由衷敬佩而自叹不如。的确,中国绘画的传统太博大太精深,一辈子也学不完爱不尽。然而,历史是不断向前伸延的,古代大师所创立的高峰不必去攀越也不可能攀越,因为我们同他们不在同一时空中。但我们要科学地、有机地运用他们的成果资源铺垫行程走向我们的未来。
中国传统绘画技法和表现程式非常丰富,是我们今日艺术得以发展的根基。但我们必须加以归纳加以整理,按现代人的思维和审美取向进行阐释、利用。例如:传统中的多种皴法、点发、描法均是古代画家创造出描绘物象的一种技法,如果从笔墨的角度上看,这些皴法、点法、描法都超越了物象本身而成为一种富有文化意蕴的符号、语言元素,成为一种不依赖于表现具体物象的独立的审美对象,让学生通过对这些元素解读、分析,认识其形式特质和美学内涵,不拘泥于传统表现的种种定势,从而引发学生利用传统资源进行广泛、自由的再创造。一切技法程式都可以学习借鉴,而不能当作一套套的“手艺”,更不能变成驾轻就熟的作画的“套路”。
中国画素来重视传统,重视继承与创新的上下文关系。但学传统并不是停留在传统的表面形式上、式样上,而是通过学习传统消化传统转向演绎传统。对传统抱教条主义的态度往往导致教学缺乏活力缺乏生气。总之:我赞同抓两头的说法:即一头抓基础(学院的优势就是系统学习,基础坚实)如笔墨技巧,基本技法等。另一头抓新观念、新表现,两头一抓事情就明确了,省去许多没意义的事。
传统绘画是精致的、耐读的。在今天谈精致耐读,似乎奢侈,不合时宜。但经得起历史检验的艺术品都是精致耐读的。2002年底,我带研究生去上海博物馆看古代绘画,我问同学们观后有何感受?他们说:“古人作画真投入,而我们画的东西太粗糙,太肤浅,太虚假了。”可见同学们不乏眼力。向传统学习不只是学技法,还应该学创作态度和严谨作风。要树立学生的精品意识,如果饮食上全都搞“快餐”还称得上“饮食文化”吗?

三 对待当代艺术
在中国画的教学中,一方面教好本专业,另一方面也要鼓励学生了解当代艺术。当代青年关注当代社会所生发的当代艺术是十分有必要的。中国画专业有着相当的封闭性和排他性。其实我们这么大的一个民族,其艺术理应有更大的包容性。那种以中国画排斥西画,以西画贬低中国画都是偏激无知的。凡是对艺术真有感悟的人是不会带专业偏见的。我认识的几位艺术上颇有造诣的画家,他们搞“当代”搞“前卫”,但他们对传统艺术传统文化不仅有兴趣而且很懂。人类的艺术都是相通的,艺术的多元只会让我们的世界变得绚丽多彩。
至于对当代艺术中那些不健康、反人性的东西当然要批驳,而那些富有智慧、富有哲思的作品却能启迪我们的思路,活跃我们的思维。特别是对现实社会的广泛关注以及表现事物的宽广度,对比我们数十年来题材上的单一,表现内容的贫乏,不得不引起专业上的反思。

四 对待学生
    “因材施教”是艺术教育中不可忽视的法则,导师指导学生(特别是研究生)从根本意义上讲,是教学生打好基础,并帮助学生完成他自己的课题研究和创作,而不是培养某种流派的传人,更不是培养自己的“接班人”。艺术是门十分尊重个性与创造的学科,没有个性与创造便没有艺术。学生中不乏天赋者,他们在学习过程中常冒出闪光的东西,(有时连他们自己也没有察觉,没有认识)这时教师应充分地肯定,热情地鼓励,不能以权威居高临下,漠视一切。要帮他们发现自己,开发自身的潜能。教师只是在艺术思想、艺术品位上宏观把握。至于有的学生钟爱传统,有的学生追求现代,有的擅长写实,有的善于抽象,都可各尽其才,不能以己好代替学生的爱好。搞艺术可偏激,搞教学可不能偏激,偏激就限制了学生的多维发展。
学院教学与社会上办培训班应该有质的不同。学院教学生,不光是教技艺,更重要的是教艺术思想,而且有着系统的学习研究环境与条件。美术学院是大学,没有大学不讲理论的,因此理论是不可缺少的。只有重视理论,才谈得上“研究”,只有通过研究,创作才有目标,才有深度。现在学生多重技巧,轻理念,重形式,轻内涵,重模仿,轻探索。作为教师应站在理论的高度上,引导学生不断升华,不然,学业结束只是一个只懂得画几笔画的手艺人。
在今天的商品社会中,一些社会现象会搅乱学生的思想。一位研究生问我:“我越来越不知道该怎样画了?人们搞自己的艺术是一回事,赚钱是一回事,入选获奖又是一回事,我该怎么办?”我说:“你现在是学习阶段,应静下来按教学要求去做,做你所向往的事,我只能教你把艺术作品做好,至于名利我教不了你,那是你自己的事。”这种功利思想很普遍,不能说不该有,现实中的人必须考虑现实中的问题,但在艺术教学中也充满实用主义思想,那么堂堂美术学府的牌子究竟又有多大的含金量呢?
学院的画家是双重身份,既是教师又是艺术家,既从事教学,又从事创作。所谓“为人师表”、“教学相长”并不是空话,好的教师会带来好的学风,以丰富的艺术实践经验和人生经验,给学生的艺术品性以好的影响。反过来,学生无条条框框,敢于提出问题甚至相反的问题,又使老师思考,在教与学中展开对话与讨论。“教学相长”的互动性贯穿教学,教学才有活力,学生才不被笼罩在老师的影子中。教与学的空间充满着弹性,应做到弹性大一点,空间大一些,这个空间不是池塘,不是“自留地”,而是天空。
                                                              2003.2 于湖北美术学院

刘一原工作室版权鄂ICP备08101027号 电邮:axxfj@163.com 地址:武汉小东门湖北美术学院 网站主持:丹枫 邮编:430060 艺术监制:黄志 乔咏后台管理技术:太极   返回顶部 

访问次数:2556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