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由心生——关于刘一原的近作-------殷双喜

在今天,观念艺术盛行,装置艺术成为许多展览的主体,传统绘画在人类的精神生活中还具有怎样的价值?刘一原的艺术表明,视觉观看对于我们来说,仍然具有不可替代的精神交流与影响的价值,观念艺术的发展不意味着观念艺术或后观念艺术已经变得“非物质”。德国艺术评论家鲍里斯?格罗伊斯指出:“艺术一直都是沟通性质的。艺术沟通了外在世界的图像、艺术家的态度以及情绪、当时的特殊文化氛围、其本身的物质性和媒体性等等。然而,艺术的沟通功用在传统上却受限于其美学功能。过去的艺术主要根据美的标准、感官的愉悦以及审美的满足被评判,或者是根据特意的不快和美感冲击。”刘一原的艺术,已经走出了传统的审美价值,转而关注现代人的精神生活与物质生活的冲突,墙与网的意象表明了刘一原身上所具有的楚文化基因,当代知识分子对于文化价值的失落怀有屈原一样的崇高之殇。在这样一个精神升腾与坠落的转型时代,我们何以保持自己的一颗超尘之心,以艺术的方式达至心灵的超越与洗礼?这就是刘一原的艺术探索给予我们的文化反思,我们对他的艺术的全部观看和心灵的激荡,正是建立在这样的情境之上,一如印象主义的音乐在时空中回响。 2013年1月8日

  摘自-----殷双喜  中央美术学院教授、《美术研究》主编、国家近现代美术研究中心研究员





生命与苍茫境界 -- 刘一原的水墨艺术------徐恩存
      作为嬗变与转型时期的重要画家,刘一原的艺术以对既定模式的解构以抵达纯精神的境界,特别是在逼近更为抽象的点、线、色、墨元素之后,与具象的距离理加遥远,其艺术也以其复杂和敏锐,穿透现实浮华的表面,进入本质的深处,以对生命风范深刻而又丰富的揭示来改变我们对世界的看法, 以苍茫的笔墨去呈示"当下"的文化氛围。
        刘一原的作品表明,艺术为人类提供审美理想,它先天就是不满和期望的产物。因为,人类对已有的一切的满足是相对的,而不满是绝对的,它所导致的创造与反叛,处处体现画家全新的感受与反映。我们相信,作品的艺术力量在于艺术家生命的介入,生命的介入才能为艺术创作带来伟大的创意。
             ——摘自徐恩存:"生命风范与苍茫境界——刘一原的水墨艺术"



刘一原工作室版权鄂ICP备08101027号 电邮:axxfj@163.com 地址:武汉小东门湖北美术学院 网站主持:丹枫 邮编:430060 艺术监制:黄志 乔咏后台管理技术:太极   返回顶部 

访问次数:166772